当前位置:中青旅遨游 > 全球战疫:平衡“动”与“静”:哈萨克斯坦探索“后隔离”时期抗疫之道

全球战疫:平衡“动”与“静”:哈萨克斯坦探索“后隔离”时期抗疫之道

  (抗击新冠肺炎)全球战疫:平衡“动”与“静”:哈萨克斯坦探索“后隔离”时期抗疫之道

  (抗击新冠肺炎)全球战疫:平衡“动”与“静”:哈萨克斯坦探索“后隔离”时期抗疫之道

  中新社努尔苏丹5月3日电 题:平衡“动”与“静”:哈萨克斯坦探索“后隔离”时期抗疫之道

  中新社记者 文龙杰

  哈萨克斯坦暴发新冠肺炎疫情月半有余,随着为复工复产而解除部分隔离措施,“后隔离”时期的抗疫问题提上日程。

  哈卫生部长比尔塔诺夫5月2日表示,得益于采取了必要的措施,哈萨克斯坦境内疫情现“趋于稳定”。目前的问题是,隔离期结束后,抗疫可能转入常态化模式,“这要求我们制定和采取新的措施”。

  比尔塔诺夫具体指出,哈国内航空和铁路交通正在逐渐恢复,人员之间的接触随之增加,这意味着感染风险将有所上升,“因此欧洲国家在这方面的经验对我们来说十分重要”。

  尽管确诊人数增速已趋平稳,但疫情整体上仍处“爬坡”阶段。截至2日发稿,哈卫生部数据显示,累计确诊3800例,治愈995例,死亡25例。全国3个直辖市和14个州全部发现确诊病例,现为中亚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哈官方预测,5月底确诊患者或将达到5300例。拐点何时到来尚不明确,全国紧急状态因此一延再延,根据总统令,“如果疫情不再大规模暴发,根据法律规定,5月11日紧急状态将如期结束”。

  尽管现仍处于全国隔离时期,哈政府已不得不在狠抓防控的同时,腾出一只手来推动复工复产,以稳住当前的国家经济形势和民生大局。

  哈国家工商业者援助中心负责人卡赞采夫近日对媒体表示,受疫情及石油价格波动的双重影响,若政府不采取及时的援助措施,约30%的小微企业可能会因受疫情冲击而倒闭,约150万人面临失业风险。而哈大部分民众素无储蓄习惯,长时间居家隔离很快“坐吃山空”。

  大企业虽不至“关门”却也“难忍”损失。哈国家油气公司4月底发布消息称,公司计划裁减34%的总部员工人数,并重新研究未来项目计划,以稳定公司财务状况。

  再以航空业为例,由于停航减航,哈民航委员会估算,仅3、4月份,哈国内航空公司收入减少2350亿坚戈(约合39亿元人民币),机场收入将减少245亿坚戈(约合4亿元人民币),地勤服务提供方收入将减少280亿坚戈(约合4.6亿元人民币)。

  “国内疫情远未结束,但经济必须逐步恢复。”这样斩钉截铁的话近日不止一次出现在哈萨克斯坦各个层级的官员口中。如果说通过隔离防控疫情靠的是“静”,那恢复经济靠的则是“动”起来。

  因此,尽管全国隔离期尚未结束,但隔离措施已在逐步解除,以为经济恢复创造必要的条件。这实际已拉开了哈萨克斯坦“后隔离”时期抗疫的序幕。

  4月底,哈全国各州和直辖市开出了“先行先试”名单,允许部分行业进行有条件的复工复产。记者在哈首都努尔苏丹看到,部分房地产公司、保险公司、宠物商店等已开张,路上车流量也明显增加。

  5月1日起,哈首都努尔苏丹与有“南都”之称的最大城市阿拉木图之间的航班复航;4日起,恢复努尔苏丹、阿拉木图飞往哈境内其他城市航班。

  应注意到,无论复工复产还是复航,哈政府均格外强调“部分”与“有条件”,“试验”的意味十分明显。回到开篇哈卫生部长指出的问题,哈萨克斯坦能找到适应“隔离期结束后”或“抗疫转入常态化模式”的新举措吗?

  良策一时或难得,但有一点似十分明确,即如哈总统托卡耶夫谨慎提醒的那样:疫情失控风险仍然存在,取消隔离措施后,可能会出现新一轮感染浪潮,“绝不能掉以轻心”。(完) 【编辑:孔庆玲】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